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济南恭德陵寝宰完活人坑死人 成黑社会盛宴

屠宰

  2015.3.17日《生活日报》,济南新闻20分20150318和连续对济南恭德陵园公司存在的恶劣问题,违规违法情况进行了披露。点击关键词“济南恭德陵园闹借贷纠纷被查封 千亩陵园要拍卖?”和济南新闻台“恭德陵园涉嫌借贷纠纷 查封后仍然售卖墓穴 今晚20分20150318、今晚20分20150319”

  大股东非法集资被捕在押,大股东委派公司的法人代表,其姘妇李艳个人侵吞公司数亿资金,拒不向民政局缴纳护墓保障金;大股东个人举债数亿,串通李艳用陵园担保,给陵园造成数亿元的债务窟窿,导致陵园全部资产司法拍卖;已售万余墓穴被法院再次交易,百姓物权被侵害。百姓有权利知道自己的权利是否被出卖,自己先人安心地是否能有保障,法定理由在哪?

  害人的陵园公司找了个零时工对外辩解,“公司已与债权人达成初步协议,会慢慢偿债,不会拍卖”,拿百姓当村妇了,执行已进入司法拍卖程序,谁能再私下交易,近百个债权人数亿孽债都给你索要你能给吗?!“拍卖不包括万余百姓已购墓地”解释者不认中国字吗!2015年1月30日刊登在《山东商报》上的拍卖公告,是济南中院司法确认,拍卖的土地即与土地证亩数完全一样、又是全部陵园物业,难道万余百姓已购墓地都不占土地证上地,悬在空中吗?百姓已购的道路、配套设施使用权卖与他人,百姓今后扫墓要乘直升飞机不成?

  一、经证实,所谓“历城区民政局殡葬管理科苏科长答复,“恭德陵园护墓保证金每年都在上缴,既便出现问题,也有保障”之话查无实据。一是根据管辖,陵园管辖权系省民政厅,直到2014年才交由济南市民政局兼管,不可能兼管者再有权下放监管,显然解释出错了门,答复无论真伪均无效;二是经查实真正兼管该陵园的是济南市民政局社会处,其明确答复“恭徳陵园数年前就未曾缴纳护墓保障金,而且,该款是按利润的6%缴纳,该公司一直讲无利润”,该陵园从未上报过利润,何来缴纳的护墓保障 是通过年检得知,该陵园财务确定的利润2010年0.24万、2011年1.83万、2012年3.18万、2013年0.50万,四年利润合计5.75万元(附证据),假如即是缴纳保障金,累计也只有0.34万元,不够一个人的月工资,何以支付万余墓穴永久的养护开支。

济南恭德陵寝宰完活人坑死人 成黑社会盛宴

  二、公司2015.3.20对媒体答复“陵园已和债权人达成初步还款协议”更是无稽之谈。执行已进入司法程序,债权人个人何以能达成私下交易?经法院公告登记债权人有六十余家,欠债金额近两亿,仅此次拍卖轮候在前的是刘义军、文俊武、张平三家,涉案金额已达9000万。在众债权人中还有如此荒唐者?就所谓与债权人达成初步协议,记者解释未见过,即使有协议,法律效力又何在。

  三、经查,陵园给购买墓地者交款开具的均是收据,而收据是陵园公司在市场上任意购买的,其目的是逃避税务机关的所得税收缴,从而斩断财政局对公司法定公积金提留的监督,进而逃脱市民政局按利润6%收缴的护墓保障金。经法院查明公司账上分文没有,从而导致执行资产。假如公司账上留有数千万的法定公积金,民政局的保障金如实缴纳,即使拍卖了公司的剩余资产,抛开公司存续不管,起码能确保已购墓群众的维护,问题显而易见,不容掩盖。

  四、公积金被侵吞,巨额所得税偷逃,护墓保证金拒交,罪犯个人举债用百姓的护墓费偿还,数亿销售款又全部被举债者个人侵吞,法院冻结并拍卖公司资产偿债,公安冻结公司资产用于偿还非法集资等等,事实清楚,不法分子获益,让无端百姓倒霉。

  五、自2014年8月公司大股东王晓明被历下公安局经侦大队逮捕归案,其勾结姘妇李艳侵吞的公司巨款至今未予追缴,之后,又因其巨额债务拖累,陵园公司资产被法院执行拍卖,破罐子破砸的李艳遂即伙同社会闲散人员,对法院、公安查封冻结的资产疯狂变卖,所得数千万资金尽被劫持转移。

  六、就司法拍卖陵园资产情况简要说明。该陵园由两股东投资成立,由于其中一股东王晓明个人在外大肆举债,又操纵其派驻该陵园公司法人代表的姘妇李艳合伙,在隐瞒另一股东的情况下,臧资拒不还债,以陵园作担保,企图拉死人垫背,达到消灭债务目的。王晓明现因在十余省市非法集资被铺在押,历下公安局和济南中院均对该陵园资产实施了查封冻结。法院于2014.7.1登报公示拍卖陵园整体1640亩用地,及地上道路、建(构)筑物、未租用墓穴,拍卖包含了万余已购墓穴者的用地及配套设施使用权,导致已购墓穴无地而成空中悬墓,道路即配套使用受到威胁,广大群众已有使用证的墓地物权遭到侵权,在法理上其物权二次被卖与他人。怎么百姓合法购买的物权就能成为他人的呢,怎么自己的资产权能被法院任意卖与他人呢,第一次拍卖被叫停。2015.1.30法院再次强行拍卖,有权不能任性,法院何以继续任性呢?股东及公安均向法院再次提出异议,法院无奈又中止了拍卖。但法院表示会继续拍卖。

  问题,陵园作为特殊用品,必须具备国家审批才有经营资格,一旦将其生产资料(全部地上物)出卖,陵园公司就会成为空壳,对已拥有永久使用权墓地的维护及众亲属提供服务,将无保证;道路、设施数万祭拜亲人者使用权难以永久保障;而购买陵园资产者,因购买的只是资产,得不到原有恭德陵园公司,也就没有经营陵园的资格,否则,经营陵园违法。如成立新的公司主体,必须先具有国家许可的前置审批,而该审批必须符合《土地法》的用地要求,该陵园用地系租用村民土地,当时租用依据的《济南市农村四荒资源开发管理条例》,早在2007年因与《土地法》不符予以废止,再审批陵园经营许可仅土地就已不能。其归宿只有一个,陵园公司成空壳,购买资产者闲置土地、设施,两方俱败,百姓遭殃。已诉其他众债权人,隐形未诉债权人、已购墓穴者均被坑害。关键是拍卖本身依据的判决,竟存在实质性明显错误,一双胞胎何能判成两母所生,借款能提前1年计息,无本计息哪个星球的动物能如此荒唐。明知错误,拒绝改错。依法治国的铁锤砸不烂法律人的任性。

济南恭德陵寝宰完活人坑死人 成黑社会盛宴

  该用地租期仅剩14年,依法治国就是依法办事,谁也无法逾越,无法无序不可能再有任何机关以权任性。连维系公司生存最低限的法定公积金都被个人侵吞,何谈今后土地合法需要缴纳的巨额征地各项费用。已按永久购买墓地的人们如何达到永久。

济南恭德陵寝宰完活人坑死人 成黑社会盛宴

  宰活人坑死人.购墓者有很多是通过与该公司关联的朋友直接或间接介绍购买的,不管你与该公司关系多密切,你们祖先安寝的静地受到威胁,你们缴纳不菲的孝敬款被个人侵吞。拿死者的归宿,拿他人家庭的悲伤,作为自己的享乐,借陵园平台,挣死人的钱,还让陵寝不消停,死活不放过,心无半点良知。靠政府的救市,只能是在问题塌方之后。有些百姓的心态是,反正已入葬,对死人谁又能奈何,可一旦失去管理,安保、服务谁管,来个大雨冲垮,遭个火灾,又该谁负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事关自己听之任之,对自己先人的孝道还要等待去蹭别人的作为,搭车孝敬,他人拿死人当捞钱的工具,还靠别人的怜悯,等待腐败社会正义的主动睁眼,那只有等关二爷显灵了,反正入葬的是你们的亲人。在为先人维权上,拿阿Q思想作孝敬自己亲人的梦,尊严实在可怜。

  不管是公司内部导致的问题,还是外部引发出的矛盾,都是导致陵园必乱的归结,处理不好,倒霉的先是不明真相,与自己又权益攸关的者,而刻意隐瞒真想事实的,只能是真正的罪魁。

  我们披露内幕,是基于了解了济南中院对陵园资产的拍卖事实,裹挟了已售并入葬者亲属的物权;基于近百个债权人数亿举债偿还无门,必然招致陵园深陷困境;基于十余省、市被非法集资侵害的无数百姓血本无归。尤其是大部分客户购买的都是双穴,一个老人入葬了,活着的老人得知该事,该是多么忍痛和不安,年事已高者后果不堪设想。

  陵园公司即使资产易人,但陵园公司主体依然存在,谁再收购公司权利,都必须依照《公司法》进行,无法逾越案外人股东的权利保障,何况,案外人股东在该公司未拿过一厘钱。

  陵园已售万余墓穴,作为公司其销售总收入已达3.5亿元,有万余墓碑为证,有明码标价为据,公司账上无钱法院查明,综合成本法院评估为4.4千万,那么三亿元利润进了谁的腰包,李艳向记者解释由大股东王晓明窃取,王晓明又只能通过姘妇李艳攫取,而王晓明被铺后变卖冻结资产的数千万收入又被谁掠走,揣进了谁的腰包。该孝敬现任的款,又买奔驰,又弄景,又叫嚣为捞出王晓明,被大肆挥霍。

  其公司3亿元利润完全能填补债务之坑,如果司法机关真为百姓切身利益着想,就应立即对李艳侵吞的巨款追回,该赃款追回并不困难,确保百姓权益更是不难,除非有国人都知道的那种原因。

  毕竟为转移陵园数亿资产,济南中院早在2008年底,就在该院各部门的协作下,制造了一起及其荒唐的全国最大金额的虚假诉讼,案号(2008)济民四商初字第169号,该假案虽招摇四年后暴露被撤销,但在原市委书记王敏的干预下,济南中院继任院长又虚构原告,拉人顶罪捏造了二次假案,假案套假判,企图庇护被王敏带坏的一船人,案号(2012)济民再字第44号。该重大腐败案的线索均以法院审判案卷为证,还不是铁证吗?在腐败零容忍全覆盖的当下,继续掩盖真相,罪犯逍遥,只有用百姓垫背。难道非要闹到央视媒体,才能推动公平正义的回归。

  再拿政事不当事,也不能拿百姓的祖坟当玩物;再怠政滥权,也不能用掩盖事实真相与人民群众玩猫腻;社会的和谐安定,公平正义高于一切,法律只能为之服务,而非相反。

  综上,数亿盈利填补两亿债务不成问题,不应任由资产继续流失。况且,套开假收据,做假账,墓款全部进个人卡侵吞,构成侵占等刑事犯罪要件,就此,公安机关应向群众正面答复,以正视听,平息公众困惑。

  税务局对十余年明显偷税漏税,不用发票的事实也应立即履行职责,以便及时移送公安立案,减少国家损失。

  作为以司法程序下达冻结查封令的历下区公安分局、济南中院,在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期限为五个月(2014.11-2015.3)专项打击“拒不履行法院判决、裁定”犯罪活动中,两部门冻结的资产被李艳变卖获资金已达3800万元以上,事实证据已查实,光盘已提交法院,为此,法院走过拘留李艳15天的过场,而后放狼归山,李艳反而更加疯狂变卖冻结资产。使拍卖评估资产流失已达三分之一,造成原执行价值不符,具有了破坏司法执行的后果。就此,济南中院应就涉及的民法、刑法,作为如何,向公众作出说明,毕竟,今年是依法治国的开局之年。放纵犯罪,携款跑路,蔑视严打,有款不追,理由何在?

  1、凡购买该公司墓地者,必须将收据换为发票,墓穴是搬不回家的不动产,交款不开发票肯定严重违法,而发票出自税务机关,都按单位、编号备案,即是社会闲杂人员乱刻印章也不怕,毕竟许多百姓是将款直接刷给了销售人员指定的私人卡中,在法理上公司并未收到该款,一旦收据印章与工商备案不符,其与公司的合同关系未必有效。同时,民政机关依据发票也能据实收取护墓保证金,以便处险兜底,积极监管。陵园拍卖是按法定程序,必须进行,为防陵园易主后,与公司的合同关系遭到质疑,即是墓地硬不迁出,也不会享受到管理、维护,久而久之成为孤魂野鬼。此事刻不容缓,必须给陵园公司限定时间解决。由济南市税务稽查负责解决。

  2、该陵园公司法人李艳是由大股东王晓明指定,作为公司法人代表的身份,依据《公司法》早在2014年3月到期,自王晓明被铺后,李艳逃避股东和董事会议,不敢到公司上班,公司印章拒不交回,东躲西藏,偷卖冻结资产。其以负责人身份,再任命的任何所谓总经理、负责人,均未经董事会批准,他人冒充公司负责人者,其行为只代表其个人。李艳已被社会闲杂人员裹挟,陵园公司已成野摊子,资产变卖,资金挥霍天天扩大。

  上述事实应在省、市纪检委、公安局、税务稽查局、济南中院,12345政府热线、省民政厅、市民政局、省、市政府得到帮助、查证和解决。

济南恭德陵寝宰完活人坑死人 成黑社会盛宴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1-24 09:02,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济南恭德陵寝宰完活人坑死人 成黑社会盛宴 屠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