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深圳某屠宰场内的搏斗血案:送猪的捅死杀猪的

屠宰

  因为口角,他举起屠刀导致对方一死一伤;因为害怕,他选择逃亡,甚至潜伏境外如惊弓之鸟。一个关键的神秘号码,让亡命天涯四个月后的他最终归案。就像一片落叶,到处漂泊,但是总有一天会落回大地。在这其间,他有着怎样的恐惧、孤寂、纠结、痛苦和悔恨?

  王天龙(化名),28岁,来自四川,他是南山某市场一家肉档的工人,每天跟着老板将生猪送到西乡南昌屠宰场的屠宰车间,宰杀生猪完毕后再将猪肉送到肉菜市场。他有着四川人共有的勤劳和乐观,在大家眼里他是个老实人,因此平时免不了受屠宰场员工的欺负,他寻思着毕竟是求人杀猪,忍气吞声也就算了。

  2010年4月16日上午,王天龙在冲洗时不小心将水溅到了屠宰场员工李某兵和宋某根身上。两个穿着厚重黑胶鞋的大个子年轻人朝王天龙走过来,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对方周围的空气都带着愤怒,他本能地后退着。李某兵猛地揪起王天龙的衣领,眼中有不可冒犯的火焰。宋某根冲过来,二话不说重重地一脚踹到王天龙小腹。随之是雨点般落下的拳脚以及王天龙刺耳般的叫声,与不远处即将被杀的猪的叫声混杂在一起。

  忽然,李某兵蹲了下来,他感到胸口很热,像被灼烧一样疼,一低头,一股鲜红正迫不及待地咕咕地从屠宰服中冒出来。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同伴宋某根一声大叫,单腿跪地,大腿被刺了一刀,鲜血染红了裤子。原来,王天龙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一把杀猪刀,刀尖还滴着血,他的手在发抖,嘴张着,喘着粗气,眼睛盯着两个受伤的对手。

  两个流血的人和一个持刀的人就这样面对面地对峙着,三个人大约僵持了2分钟,王天龙忽然扔下刀,转身撒腿就跑,头也不回,身影迅速消失在墙根。此时,李某兵已经倒在血泊中抽动不已,“杀人了!”宋某根反应过来,拖着一条受伤的腿顾不得疼,大声喊起来。

  当天中午12时40分许,宝安区共乐派出所接到这宗案件的报警,此时李某兵已经当场死亡,宋某根被送往西乡恒生医院,无生命危险。

  一死一伤,案件迅速报到宝安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刘忠文带领副大队长何斌、侦查员张向国及技术员迅速赶赴现场。在还未到达现场时,派出所现场处置民警报告嫌疑人可能已经回到南山区大冲村的住处,因为离开屠宰场时王天龙身上仅有几十元钱,如果要出逃,他很可能要回暂住地。

  王天龙在深圳有个姑姑,她的工作是收猪,然后交王天龙送往屠宰场宰杀,她迅速被警方找到。共乐派出所副所长孟繁荣带领民警以及王天龙的姑姑赶往大冲村。

  侦查员到达大冲村后,与派出所民警做了分工,各司其职,搜捕目标。一方面让王天龙的姑姑联系他,一方面侦查员在大冲村里搜索着每个角落。电话通了,王天龙在电话中哭了,姑姑劝他自首,他说想冷静下,想清楚后会回来自首。在与屠宰场两员工打斗中王天龙自己很可能受伤,大冲村里大大小小的药店、诊所、便利店等成为警方搜索的重点。

  傍晚18时,王天龙电话关机。他是想静下来考虑下自首,还是为了逃避侦查?除了他没有人知道答案。

  专案组成员没有坐等,而是根据线索和推测驱车前往罗湖火车站,在茫茫人海中搜索凶手的身影。王天龙是四川人,最大的可能是他准备搭乘回老家的火车逃逸。侦查员查询了火车站的列车时刻表,每天早上8点有一趟火车开往四川成都。王天龙有可能搭乘此次列车,侦查员在几个小时中查遍了火车站附近大大小小的旅店及火车站的各个候车厅。但是,侦破工作依然没有突破性进展。

  次日清晨,侦查员不到7点开始就在火车站进行围堵,在检票口逐人排查。但是,王天龙就像有遁形的神功一般,彻底消失了。

  王天龙的社会关系并不复杂,在深圳除了姑姑以外的亲属只有一个相熟的老乡在罗湖打工。当侦查员站到他打工的鸭脖店门口时,这个王天龙的老乡一脸茫然,其称王天龙案发后没有联系他。但是,他提供了一条线索:他听说王在广州还有朋友叫左某,也是老乡,他们曾经一起在云南省临沧市打工认识,平时联系不多。左某证实,案发当天下午王天龙曾经给他打过电话,但是只说跟别人打架了,要出去躲一阵儿。

  但是,当侦查员赶到临沧市后发现,嫌疑人王天龙已经不在境内,他藏匿在缅甸靠近中国边境的老街一带。专案组通过云南地区口岸监管部门查询,并没有王天龙的出境记录。他极有可能是非法出境。

  说起缅甸,大多数人的印象是贫穷、落后、毒品。中缅边境的老街是个神秘的地方,有东方小拉斯维加斯之称,赌场密集。缅甸老街位于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果敢在缅甸东北部,毗邻中国云南省,与镇康县、沧源佤族自治县、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龙陵县、潞西市相邻,在国内西邻木邦,南邻佤邦。是以果敢族(明代汉族移民)为主体的自治区,拥有高度的自治权,拥有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偷渡出境者多是从昆明到到南伞,老街距离中国南伞就十多分钟的车程。非法出境者可以搭乘摩的走特别的小路出境。老街刚刚经历战乱,社会治安较差,人员比较复杂,另一方面侦查员无法出境,这给抓捕带来相当大的困难。

  现任宝安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的何斌迅速到达云南,立即联系云南省公安厅,协调临沧市的布控抓捕工作。专案组民警在中国边境南伞镇,带上临沧市公安局的协作函前往老街联系缅甸政府内政厅,并得到内政厅批复,指示老街警察局全力配合我国警方工作。

  缅甸果敢老街在经济上属于相对落后的地区,自英国向缅甸殖民以来,以种植罂粟为主,以出产优质大烟闻名于世。在20世纪初土司治理的时期,曾有一段繁荣的历史,罂粟也逐渐成为果敢唯一的经济来源,2003年停止生产罂粟,切断了当地的经济来源,且替代种植的情况并不理想,经济遭受严重冲击。另一方面,果敢发展面向中国游客的博彩业,有小澳门之称。有线索表明,王天龙很可能在老街的博彩赌场中寻求生存。

  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在缅甸老街地区还是没有王天龙的一点蛛丝马迹,一个个新的线索指向一个个错误的结果,办案人员的心情跌宕起伏,从希望到失望,再从失望到希望。经过近十天在缅甸老街的搜捕,依然没有王天龙的踪迹,专案组只能撤回深圳。由于嫌疑人潜逃出境,刑警大队将情况通过广东省公安厅大案处上报国家公安部刑侦局,并被公安部确定为督办案件。公安部同时发函给广东省厅和云南省厅,督促再次组织境外追逃。

  专案组开会认真研究了此案,何斌提出,既然境外抓捕有难度,不妨加大老街当地的侦查力度,或者将侦查工作由秘密变为公开,这样也许会逼迫王天龙回国,抓捕难度会大大降低。专案组成员均认同此法。于是,在缅甸老街街头巷尾,悬赏人民币2万元的通缉令广而告之。

  专案组一方面等候蛇出洞,另一方面在寻找获取信息的渠道。嫌疑人王天龙的关系人尤其是其亲属,在案发后不仅劝说王天龙投案自首,而且积极筹钱赔偿受害者。这说明其家属并不希望王天龙永远的逃避下去,更希望他能早日回来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专案组经过认真分析后,选择了一个人,此人就是王天龙的妻子X。X在蛇口一家服装厂打工,与一名潮州籍男子关系暧昧,常有往来,与丈夫的关系有些动摇。专案组决定正面接触X,在咖啡馆谈了近两小时,虽然没有实质性进展,但是侦查员已经基本掌握了X的心理状况。如果嫌疑人王天龙继续隐匿,根据法律X只能在10年后才能向法院提出离婚申请,才能获得自由身。而此时的她与新欢打得火热,对方多次表达希望X能够跟自己结婚,两人已经有长相厮守的念头。

  X称,这个神秘的号码是嫌疑人王天龙的姐姐给自己的,说打过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号码的归属地是浙江省台州市。王天龙的姐姐在浙江省台州务工,这个线索于此能够相互形成逻辑关系。在办案人员的要求下,X终于拨通了这个神秘号码。“喂!……”第一声X 就已经确定电话那头就是匿迹多时的丈夫。王天龙已经从缅甸老街潜回浙江台州。

  嫌疑人王天龙的最新藏匿地确定:浙江省台州市。经过几天的基础侦查,并在当地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8月18日18时许,王天龙在潜逃四个多月后终于落法网。

  虽然,王天龙的家属为案件的侦破、嫌疑人的落网提供了关键性的证据,但是法院最终没有采纳王天龙自首的情节。

  不是。根据我国《刑法》,“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犯罪人自动投案,是自首成立的前提条件,没有这个前提,就谈不上自首。家属举报或协助的,不属于犯罪人自主主动行为,因此不是投案自首。

  本案中,嫌疑人王天龙入狱后,其妻子是否可以单方面提出离婚呢?根据《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夫妻一方被依法判处长期徒刑 (一般指5年以上)或者违法、犯罪行为严重伤害夫妻感情的,视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一方坚决要求离婚的,经调解无效,可依法判决准予离婚。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三十二条 (第二款)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准予或不准离婚应以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作为区分的界限。判断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应当从婚姻基础、婚后感情、离婚原因、夫妻关系的现状和有无和好的可能等方面综合分析,根据婚姻法的有关规定和审判实践经验,凡属下列情形之一的,视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一方坚决要求离婚,经调解无效,可依法判决准予离婚。第十一条一方被依法判处长期徒刑,或其违法犯罪行为严重伤害夫妻感情的。(唐洁 郑毅/文 勾特/漫画)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0-20 03:33,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深圳某屠宰场内的搏斗血案:送猪的捅死杀猪的 屠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