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我正在屠宰场的杀猪体验:屠宰线上继续涟漪着

屠宰

  猪肉是生活中最常见的一种食材了。据统计,中国每年猪肉消费量达到 5600 万吨,人均一年要吃 20 公斤的猪肉。你有没有想过,超市或者菜市场里,玲琅满目的猪肉产品是怎么来的?一头猪变成猪肉,它到底要经历些什么呢?

  我们这个专业每年都会去一个食品生产的第一线 个月。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实习,当时怀着郊游的心情,坐火车从武汉去了这个地方。事前根本不知道实习的内容是什么,一路上大家都很开心。等我们坐上实习单位的大巴车,开了一段路之后,开始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一个劲儿地「开,往城市边缘开」。

  最后我们停在了一个田地中央,只有一个厂孤零零的在那里。我们进去之后,那边人告诉我们说这一个月都不可以再出去。

  后来知道了这里好像是一个屠宰厂。其实当时对于这是个屠宰厂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冲击,主要冲击来自于他说我一个月都不能出去了。我就在想,「天!在这荒蛮之地要待一个月怎么办!」

  星期一工作人员带我们参观工厂,看看他们的屠宰厂生产线。最震撼的是看到一头头猪被挂在上面,有台机器先自动把它剖成两半,然后又有一个机器把它全部剖开。从头到尾全部都是自动化的,第一次见这种事情还是有点冲击的。

  我们一共有 20 位同学参加了这次在屠宰厂的实习。分成了三组,采取轮岗制,轮流去不同的车间工作。

  我第一个去的是分割车间——负责把已经杀好的猪分成一块一块的车间。这个车间有很多个线,每一个个线上有人在那里守着,把猪肉里面不好的东西挑出来,然后再继续分成更小的小块。我的工作其实挺无聊的,就是把分割出来的猪皮摆好,然后 50 斤要装一箱。在这个车间工作的这几天,我一直在装箱。

  整个车间的温度很低,相当于在冰箱里面工作。屠宰厂其实跟大家想的不太一样,不是穿个白大褂就可以进去了。工人进到工厂里,需要好几道工序:首先你要穿一套消过毒的、从头到脚包起来的工作服,它还配有一双胶鞋。你进去之前还要用专门的洗手机洗手。因为工作服很厚的缘故,在车间里工作的时候并不会觉得冷。

  其他组有人去了屠宰车间,他们真的很辛苦。因为按照流程,屠宰和分割并不在同一个时间。屠宰好的猪肉需要放冷库里先冻一晚上再去分割。所以我们的工作时间是不一样的。我们是上午、下午工作,他们是中午、晚上工作。经常是晚上跟我们玩得好好的,快到八点了,几个人会很惆怅地说,「又要去杀猪了。」

  在分割车间干了 4 天后,我转去最血腥的屠宰车间了。第一天进去的时候,一打开门迎面扑来一股热气。屠宰车间跟分割车间不一样,它是常温的,还因为有那种燎毛的机器,所以挺热的。还有一股混合着猪的腥味和屎味的味道,背景一直伴着猪的尖叫声。刚开始去的时候很想逃避,但想着既然别人都来了那我也可以,这么硬着头皮去了。

  屠宰车间的生产线分前线和后线。前线主要负责把一个大猪按部位分成各个小块,通过一条传送带把猪的头、尾巴输送到后面来。我被分配到后线一个叫头蹄尾车间的地方。

  这个车间的工作内容基本有两个,刮猪头和刮猪蹄子。刮猪蹄子是最好的工作,因为可以不用上晚班。我们大家都开玩笑,说阿姨会把这个工作安排给最可爱的人,但很显然我不是最可爱的,所以我服从安排去刮猪头了。

  从前线输送到后线的猪头传送带是分成一格一格的,是从下往上走的,每一格会放一个猪头。传送到最顶端的时候,猪头会落到下面一个放满松香的大水池里。然后猪头会顺着水流流到水池的尾部,这里会有一个叔叔专门负责把猪头捞上来。

  在水池的尾部连了一个特别大的钢桌,叔叔会把猪头扔在钢桌上。钢桌尽头是另外一条传送带,两边连着有几个小钢桌,我们这些刮猪头的工人站在桌子两边,一人占着一个钢桌,把猪头捡过来拿个小刮刀就开始刮。刮完后,再把猪头放到传送带上,传到尽头,猪头会被一个机器咔嚓分成两半,然后把猪脑取出来。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猪杀得少,刮一个猪头的时间很富余,等刮到白热化阶段,猪头会不停地运过来,到最后钢桌上会放满猪头。刮猪头其实挺简单的,那边的阿姨会教你,把猪脑门上、耳朵后,脸上,还要把眼睛扒拉开,找到眼睫毛,像刮胡子一样地把毛刮掉。其实不难的,胆大心细就行了。

  一开始觉得很血腥,猪的一个断头血淋淋地摆在面前。但我不知道是偶像包袱还是什么,我觉得作为一个实习生不能太讲究了,既然来了就得和大家一样,硬着头皮看阿姨怎么办就怎么办。等刮到几千头猪的时候脑子里便完全没有这些事了,眼里只剩猪毛。刮猪头很枯燥,所以后来我开始给自己找点儿事做:数猪头。我计算了一下,一天刮差不多 100 头左右,就可以下班了。

  猪真的很奇妙。平时也没什么机会接触到动物,我才发现猪其实长得很可爱,而每一个猪它又长得不一样。有的猪死的时候是一脸苦相,有的是笑呵呵的,嘴巴微张,感觉很幸福。有的猪呢,白白净净,有的是毛里毛糙的。

  还有有意思的一点是猪其实已经死掉了,理论上它不会动了,但有些猪不知道死前经历了什么,神经有延迟反应,你刮它脸的时候还会一鼓一鼓的。

  工作虽然枯燥,但阿姨们都还挺会自娱自乐的。有一次,猪头在过水池的时候,不小心粘了一块松香在额头上,真的很像戴了一朵棕色的花。有个阿姨用乡音调侃说,「你看你都死了,你还戴花儿呢。」

  屠宰厂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我们不是一个月都不能出去嘛,所以每天下班了以后会到处乱走,对有个叫「静养圈」的地方特别感兴趣,因为只有这个地方能见到活猪。

  从各地送来的猪不会一到就直接拉去屠宰的,它们会先被关在这里,观察一段时间,进行各项安全检查后再送到生产线。有一天我们去静养圈的时候,正好赶上给小猪放音乐听,整个静养圈播放着钢琴曲,平静的钢琴曲下面是一群猪的哀嚎声。

  生产线上还有一个工作是赶猪。一般会让一个最高大最强壮的男生负责,他需要把猪从静养圈里赶到二氧化碳致晕机。这个工作要处理各种各样麻烦的事情,比如有些猪因为受惊了,产生了应激反应,暴毙而亡了,那你还要负责把几百斤的猪给拖到生产线上。而且猪很金贵,你不能打它也不能骂它,只能干着急。

  这些猪会被赶到一个叫「二氧化碳致晕机」的地方,统一接受二氧化碳,窒息后它很快会昏倒,再滚到生产线上去,由一个师傅把猪的两个后蹄挂到一个铁架子上,被吊起来。然后这只猪就开始它自己被屠宰的整个过程了。

  致晕机宣传说是很有动物福利的,因为整个过程猪不会有任何痛苦,也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屠宰方式。但你真正去了屠宰厂,你会发现,不同的猪其实对二氧化碳的耐受能力是不一样的。有的猪晕的时间长,有的猪晕的时间短。有些猪被挂在生产线上后,可能中途又醒了,所以屠宰线上一直荡漾着猪的哀嚎声。

  在那边实习给我最大的一个影响,是在回来以后的很长时间里,看到别人头上的毛就特别想去刮一下。还有一些关于猪肉的知识也更新了,比如菜市场卖的那种新鲜常温肉,看似新鲜,其实它的口感和安全性都不一定是最好的。最好的肉还是要经过低温保存,所以大家还是要去选购超市卖的那种冷鲜肉,要相信科技的力量。

  我还有一个最大的感触是食品人总体上还是欠缺了一点对自己专业和行业的责任感。虽然自上而下都在宣传「安全」才是所有的根本,但你真正深入到车间去,会发现大家嘴上口号喊得很响亮,但其实根本没有把它内化到心里去。

  这个安全又分为员工的安全和产品的安全两种。比如在分割车间里有一个特别大的旋转的刀连在传送带的尽头,每头整猪经过这把刀后会被劈成两半。但这把刀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连个壳都没有。哪怕有一个工人不小心撞到传送带上,这个后果是无法想象的。有那么多人经过厂房,却没有一个人考虑到自己的人身安全。

  产品的安全更是如此了。比如说按照工厂的规定,掉在地上的肉必须处理掉,不能再被使用了。事实上,工厂的阿姨还是会把它再捡起来,重新装箱,就这样打包出去了。其实这也不是阿姨黑心什么的,她根本没有这个意识,因为她在自己家也是会把掉在地上的肉捡起来吃的。当你去苛求每一个员工一定要保证食品的卫生时,我们的消费者自己却好像不怎么在意。所以我感觉在食品安全这条路上要走的路还很长。

  可能我去屠宰厂杀猪一个月的经历听起来非常神奇,但在那边工作了十几年的前辈们他们其实也是食品人,也在为大家的饮食做贡献。但对他们的关注或者尊重相对来说少了一些。我希望以后能对我们这些食品民工多一点点的好奇和兴趣,对自己吃到的食物也能多一点点的感激。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0-20 03:33,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我正在屠宰场的杀猪体验:屠宰线上继续涟漪着 屠宰